• <rt id="esk19"><optgroup id="esk19"></optgroup></rt><cite id="esk19"></cite>
    <source id="esk19"></source>
    <rt id="esk19"></rt>
  • <rt id="esk19"><menuitem id="esk19"></menuitem></rt>

    <rp id="esk19"></rp>
    <rt id="esk19"></rt>
  • <rt id="esk19"><optgroup id="esk19"></optgroup></rt>

    <rp id="esk19"></rp> <rt id="esk19"><nav id="esk19"></nav></rt>
    <rp id="esk19"><nav id="esk19"></nav></rp>

    1. <rt id="esk19"><meter id="esk19"></meter></rt>
    2. <rp id="esk19"><nav id="esk19"></nav></rp>
    3. 位置: 首頁 /群英薈萃 /聲樂
      聲樂
      牟炫甫
      2019年01月11日   發布者:admin

      牟炫甫1


      牟炫甫國家一級演員,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。1959年4月出生于哈爾濱,1975年考入黑龍江省藝術學院,1978年考入東方歌舞團,2000年-2003年在中國音樂學院研究生班學習。原任東方歌舞團黨委副書記,中國東方演藝集團藝委會副主任,現任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,中國社會音樂研究會副主席,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,全國先進工作者,全國青聯連續四屆委員,文化部第一屆青聯副主席,北京第八、九屆政協委員,文化部高級職稱評委,中國民族聲樂“敦煌獎”第二、三屆評委,中國紅歌會連續七屆評委。

      牟炫甫是一名深受觀眾喜愛的歌唱家,20世紀80年代初,他的一曲《草帽歌》唱紅祖國大江南北,這個圓臉的歌手從此在人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之后,他又以《赤足走在田埂上》等一只只清新明快的校園歌曲,滋潤了人們的心田。

      1983年在首屆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牟炫甫演唱的《竹林沙沙響》和《天仙配》受到了全國觀眾的喜愛。他演唱的《天仙配》,受到安徽黃梅戲專家的贊揚。1985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他演唱的《化蝶》也在全國廣泛流傳。在此期間,他還為電影、電視劇演唱主題曲。在我國首次舉辦的亞運會開幕式上演唱《花兒與少年》。他曾出版多張個人聲樂專輯:中國唱片社廣州分社出版的《我心上的人》,中國唱片社出版的《那就是我》,上海聲像出版社出版的《把春天寫在你的臉上》,中國唱片社出版的全球華人歌唱家系列之《動人的歌喉》。

      牟炫甫的嗓音甜美、開闊、明亮,善于演唱熱情奔放、優美抒情的中外民歌。30多年來,他不僅多次深入革命老區、邊疆前線、工礦鄉村演出,還曾多次代表中國隨團赴亞洲、非洲、拉美、歐洲等區域的20余個國家、地區訪問演出,受到國內外觀眾廣泛好評,成為從哈爾濱走向全國、走向世界的歌唱家的典范。雖然早已功成名就,但牟炫甫的心中始終割舍不下的是家鄉哈爾濱,這里有他美好的童年,有他尋夢時留下的足跡,更有助他展翅高飛的恩師和愛他的家鄉觀眾。

      1966年,牟炫甫兒時的家在哈爾濱南崗區北京街上,父親是當時冰城的“十大名醫”之一,母親畢業于東北師范大學。小時候的牟炫甫多才多藝,更讓許多人都想不到的是,小牟炫甫還是個名副其實的“大廚”。十歲的時候,他就能做一桌子的菜肴,東北大拉皮、清蒸鱸魚、拔絲蘋果......每道菜都做得色、香、味俱全。牟炫甫從小就酷愛音樂,接受了專業的小提琴演奏訓練。同時,他又對美術產生極大的興趣,在課余時間兼習美術,構建了良好的美術基礎。十二三歲的時候,他就靠畫筆給家里掙來了50斤掛面,經常被電影院請去畫電影宣傳畫。在當時,牟炫甫立志要考中央美術學院,但出乎意料的是,他竟“歪打正著”地走上了聲樂這條路。

      牟炫甫唱歌完全是得于一次偶然事件。那是1975年,有一次學校組織文藝匯演,牟炫甫代表班級演唱了一首朝鮮歌曲。看完演出,牟炫甫的數學老師將他的歌唱天分告訴了她研究聲樂的丈夫——著名聲樂教育家楊博亞,楊博亞成為牟炫甫在歌唱事業上的第一位老師。當時,楊博亞在黑龍江省龍江劇院擔任聲樂老師,龍江劇院當時正和黑龍江省藝校聯合辦學培養藝術人才,楊老師給牟炫甫的母親打電話讓牟炫甫去試試,出乎意料的是,他當場就被留下,就此與音樂結下不了緣。在黑龍江省藝校學習龍江劇期間,牟炫甫受到了楊博亞老師系統的聲樂訓練,還接觸并學習了歐洲古典音樂的演唱方式和技巧,同時也學習了大量的藝術歌曲及詠嘆調。20世紀六七十年代,在王昆、郭蘭英、李光羲、吳雁澤、李雙江等藝術家對民族聲樂的引領下,我國民族聲樂得以繁榮發展。這時代背景激發了牟炫甫對民族聲樂的熱愛,在這期間他研習了大量東北地方戲曲的曲牌和表演。

      1978年,牟炫甫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黑龍江省藝術學校,當時正趕上中央八大文藝團體來哈爾濱招生。楊老師對他說:“東方歌舞團來招生,你一定要去考。”他果然不負恩師的厚望順利地考進了東方歌舞團。

      此時著名的東方歌舞團剛剛重新組建,我國也正處于改革開放初期,在百廢待興的狀態下,各個藝術團體都在調整、整頓以恢復狀態。東方歌舞團是以演唱亞非拉歌曲為主,在新中國外交史上曾有重要貢獻。牟炫甫成為恢復重建東方歌舞團聲樂部分的首批成員之一,得到了著名聲樂教育家岑冰老師的親授教育,他逐漸接觸了大量外國不同民族的聲樂元素,出訪了許多國家,演唱了大批世界不同風格的歌曲,受到外國元首及政要的高度評價,被譽為文化外交戰線上的“金嗓子”。

      牟炫甫最突出的特點就是擅長演唱外國歌曲。他能唱數百首外國歌曲,在根本不懂那個國家的語言的情況下,現背單詞,現學發音,最短的時間是兩天學會一首歌,并演唱的惟妙惟肖,獲得了觀眾的高度認可和熱烈的掌聲。

      1987年,牟炫甫隨東方歌舞團到阿聯酋演出,他身著阿拉伯民族服裝,用阿拉伯語演唱《我怎么會》。當地的老酋長觀看完演出后,打破慣例給了牟炫甫一次難得的殊榮——邀請他作為唯一一位外國男性演員,為酋長女眷演唱這首膾炙人口的阿聯酋民間愛情歌曲。在巴基斯坦,牟炫甫演唱的《巴基斯坦頌》長達七分鐘,穆罕默德·奇亞·哈克總理盛贊:“沒見過一個外國藝術家能自始至終唱完這首高難度的烏爾都語歌曲”。時隔數年,牟炫甫再度訪巴,出乎意料地給穆罕默德·奇亞·哈克總理帶去了被巴基斯坦人稱為英雄之歌的《阿里》。欣賞了牟炫甫高亢洪亮、聲情并茂的演唱之后,這位中國友好鄰邦的總理對他連連夸贊:“你是東方的金嗓子!”中國唱片社將牟炫甫的歌曲制作成專輯出版,此專輯在巴基斯坦熱銷。巴基斯坦駐中國大使館鑒于他對中巴文化交流做出的貢獻,曾提名他為總統獎的候選人。

      2005年,牟炫甫隨時任總理的溫家寶同志訪問印度時,演唱印度歌曲《蒙格尼》,受到辛格總理的贊揚,并說:“我們的歌唱家都坐著唱,而你們是連歌帶舞”。2008年,這位高音歌唱家出現在“2008·風情東南亞”的晚會上,并獨聲演唱兩首歌曲《親愛的中國》和《共飲一江水》。其中,《親愛的中國》詞曲由前柬埔寨國王西哈努克(2012年逝世)所作,而《共飲一江水》是一首表達不同民族、不同語言、不同膚色的人們共同和諧生活、互助互愛之情的歌曲。歌曲還有一男一女兩名舞蹈演員伴舞,雙人舞的表演配合牟炫甫深情的演唱,將歌曲的意境表現得更加細膩、更加完美。

      作為歌唱事業長盛不衰的“常青藤”,牟炫甫至今保持著參加本團演出平均每年突破100場次的高頻出演率。在走向基層的藝術實踐中,牟炫甫堪稱德藝雙馨的藝術家。

      多年來牟炫甫一直發揚“孺子牛”精神,在平凡的文藝工作中踐行著一個共產黨員的人生追求。牟炫甫社會公德、職業道德和家庭美德口碑極好,深受同行和觀眾的好評。

      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評比“全國聽眾最喜愛的歌唱演員”時,他獲得“噶林杯”大獎,1986年“孔雀杯首屆全國青年民歌通俗歌手大賽”再摘金獎,1990年以一首朝語歌曲《開始在廢墟上》榮獲朝鮮國際友誼藝術節“優秀節目獎”。

      20世紀80年代至今,牟炫甫一直活躍在舞臺上,為繁榮中國民族聲樂事業釋放者自己的光和熱。他認為,中國民族聲樂藝術的繁榮,一定要在保留原民族特色的基礎上,建立與世界多民族藝術的溝通,加以創新、改造,才能走出一條長盛不衰的道路,因為只有發展和創新才能夠有效地把民族聲樂藝術傳承下去。

      2006年起,牟炫甫在擔任國家歌舞團黨委副書記期間,主管演出營銷工作,成功推動藝術生產能力,舉辦了晚會“蔚藍色的浪漫”、“華彩唱風流”、“火一樣的羞澀”和“元首之夜”以及反法西斯專題晚會“再見吧,親愛的”等,完成年200余場演出,為國家歌舞團的經濟效益和藝術建設做出了突出貢獻。尤其是在我國舉辦世界博覽會期間,還簽約了中外不同的演出項目,把我國的文化藝術推廣到海外。

      現任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的牟炫甫,不僅是藝術精湛的歌唱家,更是肩上挑著擔子的國家級院團管理者,他帶著發展與傳承中國藝術事業的使命感,帶領著擁有共同理想的專業化的團隊,兢兢業業,立足本職,在我國文化藝術大繁榮大發展的背景下,唱響時代最強音。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? ?
      柠檬体育